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李斌的三次懸崖勒馬

時間: 2020-03-11 22:42:32 來源: 礪石商業評論  網友評論 0
  • 在驚險闖過三關后,接下來李斌又是否會碰到潛在的“懸崖”呢?

導言


從安徽貧困山村里的留守兒童,到創辦易車網實現財務自由,再到跨入汽車制造領域,李斌實現了人生逆襲的三級跳。每一次的逆襲過程中,李斌都遇到過掉下“懸崖”的危機,但他每每又及時“懸崖勒馬”,將自己從危機中擺脫出來。他逆襲的源動力是什么?他又是怎樣完成“懸崖勒馬”的危機處理?


作者:趙

來源:礪石商業評論

去年12月20日,蔚來汽車掌門人李斌參加了《2019馮侖風馬牛年終秀:認真說話》節目。

 

節目現場,主持人對李斌發起了連環三問。

 

“如果用一個字總結您的2019年時,會是哪個字呢?” “難”,李斌脫口而出。

 

 

“你對蔚來依然充滿信心嗎?”主持人接著問道。“那當然”,李斌點點頭。

 

“那接下來怎么辦呢?”主持人追問道。“找活路唄”,李斌露出無奈的笑容。

 

事實上,去年一整年蔚來的確夠“難”的——自燃事件、融資不暢、大幅裁員……主持人的提問其實也代表著外界對蔚來的質疑聲。

 

盡管李斌自己充滿信心,但蔚來的壞消息并沒有停止。10天后,也就是12月30日,蔚來發出持續運營預警,公司現金余額不足以支撐未來12個月的營運資本。

 

這意味著,如果蔚來沒有新的融資發生,公司或將面臨停止運營的風險。

 

就在外界對蔚來唱衰聲一片時,最近轉機發生了。

 

今年3月5日,蔚來在其投資者關系網站發布公告,宣布完成2.35億美元的可轉債融資項目。而就在不久前的2月25日,在2020年合肥市重大產業項目集中(云)簽約中,蔚來獲得了超過100億元的投資。

 

無疑,近段時間蔚來融資進程的順利,極大改善了其資金困局,李斌懸著的一顆心總算可以放松一陣子。

 

在某檔采訪節目中,李斌曾稱自己最大的特長就是善于從懸崖邊把自己撈回來。顯然,此次他的確把自己撈了回來。

 

 

回顧過去,從李斌的求學時代,到創立易車網,再到推出蔚來汽車,李斌在自己的三段人生經歷中上演過三次“懸崖勒馬”大戲。每一次徘徊在危險境地的邊緣時,李斌總能把自己拉回來。

 

1
絕食相逼、棄政從商

 

1974年6月22日,李斌出生在安徽省太湖縣吳嶺村。該村幾乎是太湖縣最偏僻的小山村,直到李斌10歲以后,村子里才通了公路和電。

 

幼時的李斌是家中的長子,也是農村里典型的留守兒童。在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了南京的一家煤礦工作,母親則在煤礦旁邊的服裝廠打工。

 

二年級之前,李斌一直跟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外公是當地有名的“農業企業家”——他既能種得一手好莊稼,又能做得一手販牛的好生意。李斌在幫外公料理生意的經歷中,培育出了最初的商業嗅覺。

 

臨近中考時,由于父親所在的煤礦效益不好,家里經濟一直頗為緊張,于是家里人希望李斌去考一個中專。因為在那個年代,如果考上中專就可以吃上商品糧,可以早點工作然后賺錢養家。在父母的概念中,這是一條很不錯的出路。

 

作為家里的長子,李斌看著家庭窘迫的現狀,意識到必須盡快成為家里的頂梁柱。于是在家人的規勸下,他選擇報考了中專。

 

然而考完之后,李斌就感覺不對。“這不是我想要的”,他后來這樣回憶自己當時內心的糾結。

 

最終對前途的追逐戰勝了對現實的妥協,他決定報考高中通向更廣闊的世界。然而,他的想法并沒有得到家里人的支持。

 

無奈之下,他只好用絕食相逼,并讓家里人動用所有的社會關系,把學籍挪到高中那條線上,最終才得到考上太湖中學的機會。

 

如果不是當年在求學路上“拉緊韁繩”,按李斌的話說,“自己可能就是縣里的一個糧站站長”。

 

1991年,李斌以太湖縣文科狀元的身份考入了北京大學社會學系,他終于按照自己的想法實現了人生的第一次跨越。

 

進入北大后,李斌開啟了瘋狂的學習節奏。他除了主修社會學外,又輔修了法學,還通過了國家計算機系統分析師的考試,成為當時北大文科生里唯一的系統分析員。最瘋狂的時候,李斌一周參加了17門考試。

 

瘋狂學習之余,李斌還當上了班級的副班長,這也激發了他從政的渴望。

 

在當年北大一大批寒門子弟中,畢業從政成為不少人試圖“咸魚翻身”的最大動力。同樣,李斌也在謀劃自己的從政之路。為了鍛煉自己的組織號召能力,他經常發起各種各樣的活動,比如帶領同學一起去戶外爬山、爬長城、天安門看升旗等等。

 

然而,盡管懷揣一腔熱血,但李斌還是高估了自己的能量。在瘋狂透支自己的身體后,李斌累到生病住進醫院。結果等到出院后,他發現班上的“政治格局”發生了非常大的改變,自己此前苦心經營的人脈、活動都離他漸行漸遠,一碰即碎。

 

由此,李斌的從政野望深受打擊,他開始重新思考人生方向,并把眼光投向了商業世界。

 

李斌認為自己從小幫助外公料理生意,記賬、賒貨、要賬的活兒都干過,做生意的底子不錯,從商未嘗不是一條更好的出路。

 

不過受限于大學生的身份,李斌在大學時并沒有足夠多的資本開啟商業之門。于是,他選擇利用課外時間去做兼職,打了足足50份工。如此多的兼職中,李斌稱自己做得最好的一份工作是推銷員——當時他奔波于北京的CBD寫字樓,向白領們推銷辦公用品。

 

 

翻閱李斌的早年經歷時,筆者發現他的成長軌跡與京東掌門人劉強東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出生于1973年的劉強東僅比李斌大一歲,同樣是家境窘迫的留守兒童。他10歲時第一次在鎮上看到電燈,而李斌10歲時村子里才通電。

 

另外,李斌是太湖縣高考狀元,劉強東是宿遷市高考狀元,兩人大學期間主修的都是社會學,并且都在懷揣著從政的夢想后,又迅速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過與劉強東大學畢業后,在商業路上經歷了一段摸索期不同,李斌在踏出校門后開局便取得商業上的高成就,但這也讓他沖到了危險的懸崖邊上。


2
起死回生的易車

 

大學畢業后,李斌曾以總經理的身份參與了科文書院的創辦。這家公司也就是如今當當網的前身,但李斌并沒有在這家公司待多久便選擇了離開。

 

2000年,李斌準備自己創業單干。他瞄準了互聯網行業,創立了易車網,致力于為汽車廠商和區域經銷商整合營銷提供解決方案。這是當時國內首批汽車網站之一,李斌順利拿到了1000萬元投資。

 

在外界看來,李斌當時的判斷很精準。首先,這一年是互聯網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由于互聯網產業的火熱,納斯達克指數到達5048.62的最高點,比1999年翻了一番還多。中國的新浪、網易、搜狐相繼在納斯達克上市,呈現出欣欣向榮的火熱態勢。

 

其次,雖然這一年中國汽車市場并不算紅火,全國汽車銷量只有208萬輛,私家車對于許多家庭而言還距離很遠,但2000年被稱為中國私家車的元年——這一年“鼓勵轎車進入家庭”被寫進了“十五計劃”綱要中,引導汽車市場發展成為了國家層面上的一項重要戰略。

 

一邊是勢頭猛烈的互聯網世界,一邊是潛力無窮的汽車市場,李斌試圖用易車網在兩塊滾燙的土地中播下自己的商業種子。事實上,當時易車的確創造了比較好的盈利模式,光是網絡廣告訂單就接到手軟,李斌自豪地稱這些業務“推都推不掉”。

 

站在新舊世紀的交接處,李斌雄心壯志地宣稱,“自己是中國的比爾蓋茨,創辦一個公司只需三四年就能上市”。


 

然而,瘋狂過后通常就是毀滅的開始。誰也沒料到,2000年后全球互聯網行業就迎來了泡沫破滅的慘劇。

 

2000年3月,納斯達克在達到5408.60高點后便一路狂瀉。背后的導火索是全球互聯網產業泡沫進入破滅期,承載著倒閉風險的多米諾骨牌迅速在大大小小的互聯網公司中蔓延。

 

到了2001年,大量本身沒有盈利的互聯網公司,在燒光了投資者的錢后陷入了困境。許多投資者調侃稱,這些失敗的互聯網公司簡直就是“炸彈”。

 

這場互聯網行業的慘烈狀況,同樣波及到了李斌帶領下的易車網。

 

當時易車的大股東是一家國有汽車企業的經銷商,占據超過60%的股份。目睹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大股東不希望把錢繼續投向這塊無底洞中,便提出了撤資。

 

對于一家初創的互聯網公司而言,在資本寒冬時面臨投資者的撤資,無疑是雪上加霜的痛擊。

 

當時易車賬上還剩下600萬元,李斌實在不忍心看到自己親手栽下的樹就此倒下。2001年底,在最后一次董事會上李斌沒忍住爆發了,“算了,你們把錢都拿走吧。虧掉的400萬,算我欠你們的債”。

 

隨后李斌便通過個人貸款,把虧掉的錢還給了投資方,并獲得了公司100%的所有權。但同時,他也背上了400萬元的債務。在那個年代,這不是一個小數目。

 

危機之時,李斌儼然又一次來到了懸崖邊上。

 

日后多年,李斌談到為何敢于背上400萬元的巨額債務時說:一個是他認為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對的,并且是能做成的,眼前的困難可以克服;另一個是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自己大不了去打工還錢,可能會經歷5到6年的打工還債期。

 

但李斌也坦言,盡管他用底線思維說服了自己的負債選擇,但事實上非常煎熬。

 

一方面,沒有了投資者的支持,李斌的工作、生活水平急劇下降。他把公司從別墅搬到一個沒有電梯的老式居民樓,公司員工數也從80人銳減至最少時候的7個人。據稱,當時每天李斌要坐1個小時的公共汽車去上班,最窘迫的時候口袋里竟然不超過10元錢。

 

另一方面,盡管當時李斌心理壓力巨大,但還是要自我振奮,在團隊面前表現出成竹在胸的自信狀態,以此來鼓舞士氣。

 

后來李斌回憶稱,當時根本看不到希望,“一方面是欠著400萬的外債,另一方面是來錢太慢,都是在做幾千塊的業務”。

 

就這樣,李斌憋著一股勁,死死地拉扯著徘徊在懸崖邊上的易車。

 

轉機出現在2003年的春天。

 

當年,一場突如其來的“非典”疫情,席卷了整個中國。如同當下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一般,彼時人們都減少了出門的頻率,待在家里等候疫情的好轉。一時之間,線下流量急劇減少。

 

然而,誰也沒料到這給了部分互聯網公司一線生機。由于線下流量減少,線上流量反而激增,大批互聯網公司迎來了一波需求井噴。此時的李斌敏銳地捕捉到這個機會,便開始嘗試重操老本行,即給汽車經銷商寫管理軟件。隨后他又開辟互動業務,推出廣告投放平臺“新意互動”。

 

結果,很快易車就接到了華晨汽車和一汽的兩個大單,由此極大地改善了公司現金流危機。正是憑借這兩個大單,李斌找到了起死回生的稻草。到了2004年初,易車網的利潤已經達到數百萬元,隨后李斌又推出新車、二手車業務,徹底打牢了根基。


3
蔚來艱難的2019

 

在易車網站穩根基的那一年,中國汽車市場進入了快速增長期:從2004年的250萬輛到2010年的1375萬輛,中國汽車市場銷量在6年時間內增長了近6倍。

 

伴隨著汽車市場的蓬勃發展,易車于2010年在紐交所上市。由此,它成為中國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車互聯網公司,股價最高時一度接近100美元。

 

就在所有人認為李斌已經實現了財務自由,可以過上一段安穩日子時,李斌卻并不這么認為。

 

此時,他又一次感覺自己站在了懸崖邊上,總感覺哪里不對。

 

這種“不對”并不是來自于他對易車的擔憂,而是源于他對人生低谷的定義,即對自己的不滿意。

 

具體地說,李斌認為自己前幾年在商業決策上犯了錯誤——本應該把互聯網放在戰略最突出的位置,結果反而做了一些與互聯網無關的業務,感覺自己揀了芝麻丟了西瓜。

 

在對自己的人生做出一個徹底的否定和反思后,李斌選擇再次將自己從懸崖邊上拉回來,即創辦一家電動汽車品牌,在自己的出行版圖上再添上一員強將。

 

這個舉動相當大膽,因為當時大洋彼岸的特斯拉剛剛發布第二款電動汽車Model S,且自身仍處在虧損之中,電動汽車行業究竟能走多遠并沒有多少人可以做出判斷。

 

李斌內心也有些忐忑,他給雷軍打了一通電話闡述了自己想法。在李斌的一番戰略藍圖描述完畢后,電話那邊的雷軍問道,“你準備什么時候扣動扳機?”

 

雷軍的支持給與了李斌很大信心,于是2014年李斌決定開啟自己的造車之旅。

 

這一年李斌40歲,他很忙。一方面,他剝離出易車汽車融資事業部,成立了上海易鑫,此后其成長為獨立上市的易鑫集團;另一方面,他還醞釀出了一個共享單車的點子,此后孵化成如今的摩拜。

 

不過對于李斌而言,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推出了電動汽車品牌蔚來。他拿出全部身家,投入到這條將他從人生懸崖邊上拉回來的“蔚來繩索”上。

 

不得不說,李斌選擇在2014年推出蔚來的確趕上了一個好時機。一方面,2013年財政部與科技部聯合發布了新能源汽車推廣方案,為新能源汽車的普及點著了一把火。

 

另一方面,當時造車新勢力面孔并不多,蔚來得以獲得眾多投資方的青睞。要知道想在電動汽車領域做出一番動作,海量資金是基本的入行門檻,李斌自己也曾稱“沒有200億別想做電動汽車”。而翻閱蔚來早期的投資人名單可以發現,馬化騰、劉強東、張磊、雷軍、李想都是李斌的投資人,這也讓蔚來在一開始緩解了資金上的壓力。

 

 

正式踏上征程后,蔚來汽車接連在2016年推出電動超跑EP9、2017年發布概念車EVE和量產車ES8,吸足了外界眼球。2018年9月12日,蔚來汽車在紐交所上市,成為特斯拉之后第二家在美上市的純電動汽車公司。三個月后,中型純電車SUV蔚來ES6面世。

 

然而,就在融資進程順風順水時,李斌卻認為真正的困難還未降臨。面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李斌談起自己的創業經歷時直白地說,“找投資人的過程非常順利,隨后的創業才是九死一生”。

 

的確,在2018年成功上市后,2019年成為蔚來“九死一生”的一年。

 

復盤2019年蔚來的股價表現,可以用一個“慘”字由來形容。目睹著跌入谷底的股價,李斌仿佛又一次來到了深不見底的懸崖邊上。

 

 

事實上,去年蔚來慘烈的股價表現,伴隨著的是其貫穿一整年的利空消息。

 

2019年4月22日,西安一輛蔚來ES8在維修時突然自燃;緊接著5月16日,上海嘉定區又發生了一起蔚來ES8冒煙事件。

 

隨后李斌緊急回應稱,“自燃事件的確存在一定比例,但燃油車自燃的概率比電動車高多了,電動車更安全”。然而,此時蔚來的品牌形象由于自燃事件已經嚴重受損。

 

2019年5月28日,蔚來發布Q1財報顯示,第一季度蔚來交付了3989輛ES8。這個數字相比于2018年第四季的7980輛,可以說近乎腰斬,隨后蔚來股價應聲下跌。

 

 

就在電動汽車質量飽受質疑,且交付量下滑時,蔚來內部也在發生震動。2019年8月22日,李斌發布內部信,宣布公司將在9月進行裁員,預計將減少1200個工作崗位,調整后公司的人員規模約保持在7500人左右。

 

當然,拋開其自身原因來看,蔚來去年的舉步維艱也與電動汽車大環境收緊相關。

 

首先,2019年全年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為120.6萬輛,同比下降4%,為近十年來首次同比下降;其次,國家層面對于新能源車企的補貼也在走下坡路,補貼政策呈現收緊趨勢。

 

內外夾擊的趨嚴態勢,讓2019年的蔚來處在風雨飄搖的黑暗汪洋中。2019年12月30日,蔚來發出持續運營預警,公司現金余額不足以支撐未來12個月的營運資本。

 

然而,此時蔚來的融資進程卻處處遇阻。此前其與浙江湖州市吳興區原本在洽談一筆超50億元的融資意向,結果對方經評估后認為蔚來項目風險較大,最終未簽署融資協議。

 

2019年的寒冬歲末,李斌和他的蔚來再次來到懸崖邊上。如果沒有持續的資金涌入,蔚來的名字或將消失在電動汽車玩家的名單里。

 

就在外界對于蔚來的唱衰聲愈發高漲時,今年以來李斌用一系列的融資活動暫時安撫了市場的質疑。

 

3月5日,蔚來在其投資者關系網站發布公告,宣布再次完成2.35億美元的可轉債融資項目。事實上截止目前,蔚來在2020年已累計完成4.35億美元的可轉債融資。另外,2月25日蔚來在與合肥市政府的合作中也獲得了超過100億元的投資。

 

敲定一百多億元的融資,李斌讓徘徊在懸崖邊上的蔚來脫離了危險區。


4
結語

 

雖然又拿到了大額融資,但從整個電動汽車市場來看,蔚來也只是暫時處在安全狀態。

 

未來,擺在它面前還有特斯拉這位強有力的挑戰者。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級工廠已經走上正軌,大幅降價的國產Model 3更是直接對蔚來發起沖擊。

 

馬斯克,或將成為將李斌推向下一個懸崖邊緣的那個人。

 

當然,二者未來的較量還有待時間來回答。回到李斌本人身上,其善于“懸崖勒馬”的特質倒是有可圈可點之處。

 

事實上,像李斌這樣的人都是富有冒險精神的人,對人生的進階有著強烈的渴望。但同時,他們又并非沒有風險意識,不管是外界推過來的懸崖,還是自己邁過去的懸崖,他們都能在最后的一厘米處剎車,然后或轉彎,或回頭。

 

當然,此類人也會為自己的“懸崖勒馬”付出一些代價,比如許多人發現這幾年李斌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老,他自己也笑稱希望頭上的白發少一些。

 

未來,李斌的白發會不會變少,就得看他手上勒馬的韁繩是否足夠緊實了。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礪石商業評論 作者:趙炯 (責任編輯:lihuiqin)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号 快播看日本女优激情片 友田彩也香全部作品 匠心智策 大乐′透开奖结果 今晚美国与中国排球比分 体球网网球比分 男人和女人黄色片电影 幸运飞艇 达拉斯独行侠赛程 超级大乐透 外国av女优 全球股票即时指数 快船vs小牛 股票涨跌颜色表示 宁夏划水麻将 免费股票推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