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首頁 >> 國際結算 >> 實務 >> 列表

李揚:緊抓人民幣國際化主線,與更多國際規則對接

時間: 2020-03-06 10:59:29 來源:   網友評論 0

導讀近日,《關于進一步加快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和金融支持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重磅下發,提出了30條措施,新舉多多。對于《意見》發布,記者近日獨家專訪了CFT50學術顧問、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上海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首席專家兼學術委員會主席李揚



對于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而言,2020年是決勝之年。近日,《關于進一步加快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和金融支持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重磅下發,提出了30條措施,新舉多多。比如,發展人民幣利率、外匯衍生產品市場;研究提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與國際金融市場法律制度對接效率等。

對于《意見》發布,第一財經記者近日獨家專訪了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上海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首席專家兼學術委員會主席李揚。作為落戶上海的國際一流金融智庫的參與者,李揚教授長期研究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他提出,此次《意見》背后反映了兩大主線,一是人民幣國際化的穩步推進;二是與更多國際規則的對接。他還稱,在30條措施中,涉及金融基礎設施建設的內容也頗多,且趨向國際化,為外資進入提供更多便利。

一、發展衍生品市場緊抓人民幣國際化這條主線


Q:

第一財經:一直以來,國際化不足是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短板,其主要推動力在于人民幣國際化。此次《意見》針對人民幣國際化有何新的舉措?

A:

李揚:《意見》30條措施背后的一大主線就是人民幣國際化的穩步推進。從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多年經驗來看,其與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始終共進退。本次“30條”里的一些戰略安排,均有利于人民幣國際化。比如,引入外資方面,放開股比限制、試點外資機構合資設立理財公司、支持符合條件的非金融企業集團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等。

再如,市場方面,繼續擴大債券市場對外開放,進一步便利境外投資者備案入市,豐富境外投資者類型和數量。逐步推動境內結算代理行向托管行轉型,為境外投資者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提供多元化服務。

《意見》還提到要發展人民幣利率、外匯衍生產品市場,研究推出人民幣利率期權,進一步豐富外匯期權等產品類型,我認為這是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一大亮點。衍生品市場的發展不僅能豐富人民幣金融資產的配置,還能有效對沖匯率波動的風險。對于貨幣而言,本幣市場的深度是成為國際貨幣的關鍵。如果貨幣市場中沒有衍生品,那么就意味著沒有避險工具,不利于國際機構進行資產配置,進而不利于國際化。整體上,《意見》始終緊抓人民幣國際化這條主線,以夯實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基礎。

//////////

Q:

第一財經:為引進外資,《意見》支持非金融企業集團在上海設立金融控股公司,而金控公司在國內被視為風險的高度聚合處和匯集點,應該如何理解這一舉措?

A:

李揚: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一舉措較為前衛。對于外資機構而言,支持符合條件的非金融企業集團在上海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的吸引力度相當大。以往,國內監管層面對金融控股公司的表述大多語焉不詳,一方面監管層認可金融控股公司的發展方向,但另一方面并不知道怎么去監管。如今,在臨港新片區試點開展,臨港又具有比較前沿的組織方式、投資方式、金融業務、金融市場等各種優勢條件,體現了政策的前衛性。

二、對接更多國際規則推進新的全球化

Q:

第一財經:除了人民幣國際化的穩步推進,30條措施里是否還反映了其他主線?

A:

李揚:另外一條主線則是與更多國際規則的對接雖無集中表述,但《意見》中多條措施均有涉及。比如研究提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與國際金融市場法律制度對接效率、建設與國際接軌的優質金融營商環境、優化境外機構金融投資項下匯率風險管理等,足以體現其重要性,也為逆全球化浪潮下中國始終積極推進全球化開辟了道路。

不管是做人民幣業務、外幣業務、離岸業務、在岸業務,還是人民幣和外幣之間的業務交換,或者是跨境資金池,都需要符合國際慣例。上海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首先要學習,然后才引領。那么如何推進國際化?對于中國來說,我們的步調就是先融入這個世界,先推進貿易投資的便利化,即人民幣交易的便利化,然后再和其他國家共同推進新的全球化,包括金融全球化。

其中,臨港新片區扮演著重要角色。在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作為國家戰略安排的背景下,臨港新片區作為金融先行先試的試驗田,基本涵蓋了可以先做的事情。比如將在岸市場和離岸市場相結合,促進投資貿易的自由化便利化。我認為,這是一大亮點,美元以前實際上也是離岸、在岸分離,之后隨著離岸業務和在岸業務的緊密結合,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才最終確立。

//////////

Q:

第一財經:關于臨港新片區的舉措中,也提到了要發展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重點產業這一大方面,如何理解其與國際化推進之間的關系?

A:

李揚:臨港新片區將發展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重點產業,如高新技術產業、航運業等,并不是為建設國際金融中心,而是為了通過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促進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發展,并借此吸引更多國際機構、國際資金。

在這之中,臨港新片區還試點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設立專業子公司,投資臨港新片區和長三角的重點建設項目股權和未上市企業股權;試點金融資產投資公司設立專業投資子公司,參與開展與臨港新片區建設以及長三角經濟結構調整、產業優化升級和協調發展相關的企業重組、股權投資、直接投資等業務。這實際上也與國際規則相通,代表了未來發展的方向。

因為理財業務和金融資產業務是目前國際上金融機構最主要的業務,且國際金融機構也通常通過這兩類業務做股權投資,而在國內,銀行還不能開展股權投資類業務。臨港新片區的放開相當于打開了一個口子,符合現代金融業務,具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總體來看,臨港新片區7條措施所涉及的業務都為外資熟悉,特別是投資貿易的自由化便利化,可謂為外資打造了一片投資熱土。

三、金融基礎設施建設邁向國際化

Q:

第一財經:近年來,上海金融基礎設施不斷完善,上海票據交易所、中債擔保品業務中心等機構先后成立,如何看待當下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對于上海的意義?《意見》中關于金融基礎設施建設的表述有何亮點?

A:

李揚: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是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中的重要一環。以往大家討論國際金融中心,大多只關注貨幣的自由兌換,但現在隨著形勢的發展,特別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諸如清算結算、登記、反洗錢評估、信用評級等金融基礎設施(主要指廣義的金融基礎設施)的重要性不斷凸顯,而這也是真正的金融核心。如果金融基礎設施不國際化,那么外資在境內業務的開展將會受阻。

從指標上看,金融開放多年來,外資金融機構在中國的占比一直下降,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在于沒有配套的基礎設施。而基礎設施中,最為基礎的就是支付結算清算系統,其中包括支付系統、證券存管與結算系統、中央對手方、交易報告庫以及各類交易所、平臺等等。在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國際上一些城市更強調支付清算功能,我國則相對泛化,會考慮法制和信用環境等。

相較以往,《意見》中所提到的諸如區內銀行可憑企業收付款指令直接辦理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探索取消外商直接投資人民幣資本金專用賬戶,探索開展本外幣合一跨境資金池試點,試點開展境內貿易融資資產跨境轉讓業務等,可謂在清算結算方面邁出了跨向國際的第一步,為外資機構提供更多便利,同時也是可復制和推廣的,有利于促進中國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四、支持大型科技企業設立金融科技公司

Q:

第一財經: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金融科技能力被予以厚望,不少觀點認為,金融科技能力要進一步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相匹配,金融服務信息化能力也有待進一步增強。如何看待金融科技所扮演的角色?

A:

李揚:上海需借助金融科技來進一步提升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質量”,即用金融科技改造傳統金融業態,并以其先發優勢應對越來越嚴峻的國際挑戰。盡管金融科技在近幾年的發展存在一些泡沫,但仍要基于大數據建立新的信任基礎。

目前,國內金融機構與科技公司在相當程度上仍是分開推進金融科技,一邊是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紛紛成立,一邊是科技公司發展相對受限。雖然有些科技公司在B端業務上早已涉及許多金融業務,但并不以金融科技公司自許,這主要是由于相關規定較為模糊,科技公司在這方面會有所顧慮。

不過,《意見》中提到,在臨港新片區內,支持金融機構和大型科技企業在區內依法設立金融科技公司,積極穩妥探索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新技術在金融領域應用,重視金融科技人才培養。這不僅體現了政策的前瞻性,也體現了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發展的潛力。

五、長三角一體化關鍵在金融基礎設施的聯通

Q:

第一財經:《意見》中,在金融支持長三角一體化方面,提到了要推動金融機構跨區域協作、提升金融配套服務水平、建立健全金融政策協調和信息共享機制三個層面,你認為其中推動長三角一體化最大的突破口是哪里?

A:

李揚:長三角一體化最大的突破口是“一體化”,即要打破地區與部門之間的分割,而其中的關鍵就在于金融基礎設施的聯通,實際上現在很多問題都出在基礎設施上。

從《意見》看,關于長三角一體化的10條措施基本也都是基礎設施上技術層面的安排,比如推動長三角公共服務領域支付的互聯互通,推動長三角法人銀行全部接入合法資質清算機構的個人銀行賬戶開戶專用通道,探索建立一體化、市場化的長三角征信體系,建立適用于長三角統一的金融穩定評估系統等。

另外,推進金融基礎設施建設也相對容易,像聯合征信、專利價值評估、知識產權交易和流轉等內容本身就具有較強的公共性,幾乎任何一個地方都無法單獨去開展,須若干個區域相互印證,而這也可能發揮更大的效益;再如,由于各地都在大力發展科創,推動G60科創走廊的建設也有利于區域間的互通。

總體來說,金融基礎設施一旦打牢了,就可反過來打破區域的分割限制,如此,區域一體化也就水到渠成。還要注意的是,盡管基礎設施建設的方向確定了,領域也劃定好了,但具體到落實方面還需進一步安排,要考慮后續由哪些部門牽頭實施等。


(來源:《第一財經》、金融科技研究)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号 灰熊vs掘金 09年湖人vs火箭季后赛全场回放 人美淫秽图一本道迅雷 球探比分007篮球 丁字裤日本女优热舞 长沙沐足休闲 看过的最美的av女优 南京麻将有没有海底捞月 石家庄酒店小姐服务 盈牛配资 金猪配资 辽宁11选5走势图 启运配资 下载新浪体育 宁夏11选五走势图规律 麻将手游辅助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