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海寧市正揚軸承有限公司與帕薩加德銀行等信用證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時間: 2020-03-06 11:15:20 來源:   網友評論 0

來源:國際金融法律與實務(ID:CIBLP2017)


中華人民共和國
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4)浙甬商外初字第53號


原告:海寧市正揚軸承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海寧市皮革工業園民興路88號。
法定代表人:岑綠蔭,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徐亞明,浙江海翔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金璟,浙江海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帕薩加德銀行(BANKPASARGAD)。住所地: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德黑蘭市穆德麥德大街430號(NO.430,MIRDMADAVE. TEHRAN, ISLAMIC RUPUBLIC OF IRAN)。
被告:寧波鄞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民惠西路88號。
法定代表人:周建斌,該行行長。
委托代理人:陳勇,浙江和義觀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王曉慈,浙江和義觀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海寧市正揚軸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揚公司)為與被告帕薩加德銀行(BANKPASARGAD)、寧波鄞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鄞州銀行)信用證糾紛一案,于2014年7月24日向本院起訴,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7年8月23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正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金璟,被告鄞州銀行的委托代理人王曉慈到庭參加訴訟,被告帕薩加德銀行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正揚公司訴稱:其與伊朗客戶OSKUSANATNOVINCO.素有軸承買賣業務往來。2012年1月1日,帕薩加德銀行開立了一份編號為304/2/90733131的信用證,載明開證申請人為OSKUSANATNOVINCO,受益人為正揚公司,金額為218000歐元,180天遠期付款。并在信用證第41(A)項中約定鄞州銀行為議付行。


自2012年1月20日至2012年6月25日,正揚公司先后三次收到鄞州銀行的《信用證修改通知書》及報文,對信用證相關條款進行修改。正揚公司于2012年7月8日交運貨物后,向鄞州銀行交付了信用證要求的全套單據。2012年8月20日至2013年3月7日,正揚公司因信用證不符點與OSKUSANATNOVINCO.等進行交涉,OSKUSANATNOVINCO.稱其與帕薩加德銀行已經完成單據交易,帕薩加德銀行接受不符點并且將安排付款。2014年1月21日,正揚公司向帕薩加德銀行發送電子郵件,要求盡快付款。2014年2月11日,正揚公司致函鄞州銀行,告知帕薩加德銀行已經接受不符點并且要求鄞州銀行議付。但至今兩被告均不曾支付信用證項下款項。請求判令帕薩加德銀行、鄞州銀行共同支付編號為304/2/90733131的信用證項下的款項211460歐元,以及該款自2013年3月7日至實際支付日止的利息損失(按照同期銀行貸款利率計算)。


帕薩加德銀行未作答辯。


鄞州銀行辯稱:一、根據本案信用證性質及正揚公司承諾,鄞州銀行無需向正揚公司預先墊付款項。2012年1月5日帕薩加德銀行向鄞州銀行所發報文載明涉案信用證類型為“BYDEFPAYMENT”即延期付款信用證,此后于2012年5月15日,帕薩加德銀行向鄞州銀行發報稱信用證類型修改為“BYPAYMENT”即即期付款信用證。因此涉案信用證并非議付信用證,鄞州銀行實際上只是作為通知行和寄單行,并非議付行,并無義務向正揚公司付款。正揚公司在與鄞州銀行之間的業務往來中,曾向鄞州銀行出具了一份承諾書,明確“收匯風險和可能引起的其他風險由我司自行承擔”。正揚公司向鄞州銀行出具的客戶交單委托書的修改條款也表明正揚公司自愿承擔收匯風險。故鄞州銀行也無預先墊款義務。


二、涉案信用證單證不符,正揚公司無權要求付款。帕薩加德銀行于2012年8月18日向鄞州銀行發報,稱涉案信用證交單不符:1.提單未簽發給帕薩加德銀行;2.提單顯示的裝船期晚于2012年7月1日。鄞州銀行遂向正揚公司發送了拒付通知。此后帕薩加德銀行雖然告知鄞州銀行通過昆侖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昆侖銀行)向鄞州銀行償付信用證項下款項,但并未明確表示接受不符點,并且昆侖銀行并不能償付款項,而帕薩加德銀行也未同意鄞州銀行借由帕薩加德銀行在鄞州銀行的賬戶付款,故難以視為帕薩加德銀行同意接受不符點。


三、涉案信用證項下貨款已經通過其他途徑支付,鄞州銀行更無理由付款。2015年8月24日,帕薩加德銀行向鄞州銀行發報,稱依據OSKUSANATNOVINCO.與正揚公司的協議,涉案信用證項下的款項已經通過其他途徑支付給正揚公司。2015年11月27日,正揚公司律師也向鄞州銀行發函,明確正揚公司已經收到信用證項下196610歐元,尚有14850歐元未付。2016年5月,帕薩加德銀行向鄞州銀行發報,明確剩余未付的14850歐元為交易費用。
綜上,請求駁回正揚公司對鄞州銀行的訴訟請求。


正揚公司為證明其訴訟請求,提交了以下證據:
A1.信用證修改通知書及報文、涉外收入申報單、外匯匯款收賬憑證(上述證據發生時間在2010年9月至2010年12月),擬證明正揚公司與OSKUSANATNOVINCO之間素有業務往來;
A2.2012年1月1日的信用證報文,擬證明正揚公司為涉案信用證的受益人;
A3.2012年1月20日、2012年1月20日、2012年5月16日的三次信用證修改通知書及報文,擬證明涉案信用證修改的事實;
A4.2012年7月的出口收匯核銷單、發票、裝貨單、出口貨物報關單,擬證明正揚公司將涉案信用證項下的貨物裝運出口;
A5.2012年8月20日的信用證拒付通知,擬證明鄞州銀行向正揚公司發送拒付通知;
A6.2012年10月10日OSKUSANATNOVINCO發送給正揚公司的電子郵件,擬證明OSKUSANATNOVINCO已經與帕薩加德銀行完成單據交易,且完成付款;
A7.2013年3月7日OSKUSANATNOVINCO發送給正揚公司的電子郵件(其中附有帕薩加德銀行出具給OSKUSANATNOVINCO接受不符點的書面材料),擬證明帕薩加德銀行接受了不符點;
A8.2014年1月21日,正揚公司通過電子郵件以及國際快遞發送給帕薩加德銀行的催款函,擬證明正揚公司要求帕薩加德銀行支付信用證項下款項;
A9.2014年1月27日帕薩加德銀行發送給正揚公司的電子郵件,擬證明帕薩加德銀行承諾付款;
A10.2014年2月11日正揚公司致鄞州銀行的函件,擬證明正揚公司將帕薩加德銀行接受不符點并承諾付款的事實告知鄞州銀行;
A11.2014年4月16日OSKUSANATNOVINCO在帕薩加德銀行的賬戶信息,擬證明OSKUSANATNOVINCO已經向帕薩加德銀行繳存涉案信用證項下款項;
A12.2014年5月21日鄞州銀行提供給正揚公司的客戶交單委托書及其與帕薩加德銀行之間的往來報文,擬證明正揚公司向鄞州銀行交付了涉案信用證項下的全套單據。


鄞州銀行對質證后,對證據A1、A2、A3的真實性沒有異議,認為這些報文恰恰證明了涉案信用證并非議付信用證,并且鄞州銀行也沒有預先墊付款項的義務。對證據A4認為,其真實性無法確認,但其中涉及到鄞州銀行轉遞的部分單據,鄞州銀行確實收到過。對證據A5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這份證據恰恰證明信用證存在不符點。對證據A6、A7、A8、A9、A11的真實性無法確認,根據帕薩加德銀行和鄞州銀行之間的報文,特別是2016年5月24日的報文,帕薩加德銀行并沒有接受不符點。對證據A10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鄞州銀行并無墊款義務。對證據A12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交單委托書上的收匯指示為原幣入賬,即使正揚公司有權收款,也應按照歐元支付。


帕薩加德銀行未提交證據。


鄞州銀行為證明其辯稱理由,提交了以下證據:
B1.2012年7月27日正揚公司向鄞州銀行出具的承諾函,擬證明正揚公司向鄞州銀行承諾其自擔收匯風險;
B2.鄞州銀行與帕薩加德銀行之間SWIFT系統報文,擬證明涉案信用證有關內容的修改,涉案信用證為即期信用證,并非議付信用證;鄞州銀行依照規定履行信用證項下義務,積極與帕薩加德銀行及昆侖銀行溝通和催告;帕薩加德銀行告知鄞州銀行涉案信用證項下的款項將通過其他渠道支付給正揚公司;
B3.鄞州銀行審單記錄卡,擬證明正揚公司交單存在不符點;
B4.正揚公司寄給鄞州銀行的律師函,擬證明正揚公司確實已經收到199610歐元的款項;
B5.2016年5月24日帕薩加德銀行發給鄞州銀行的報文,擬證明帕薩加德銀行確認剩余的14850歐元是轉賬手續費,而且帕薩加德銀行并未認可不符點。


正揚公司質證后,對證據B1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認為正揚公司承諾的風險中并不包括不合理的費用,更不包括開證行的支付風險。對證據B2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是有些報文正揚公司并不知情。對證據B3的真實性沒有異議,帕薩加德銀行認可并接受不符點,鄞州銀行應當支付款項。證據B4確實為正揚公司所發律師函,但是帕薩加德銀行和鄞州銀行多次告知正揚公司即將付款,這筆款項到賬的時間也比較巧合,正揚公司遂以為就是伊朗方面的付款。但是直至開庭正揚公司也無法查實是否為帕薩加德銀行付款,相應的舉證責任在于帕薩加德銀行和鄞州銀行。對證據B5的真實性沒有異議,帕薩加德銀行在報文中提到了以其他途徑來支付,恰恰證明其接受了不符點,對于是否發生手續費也應由其舉證。


本院認為,鄞州銀行對正揚公司提交的證據A1、A2、A3、A5、A10、A12的真實性沒有異議,故本院對這些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定。證據A6、A7、A8、A9中的相關電子郵件經過當庭演示,故本院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定。證據A4旨在證明正揚公司已經履行基礎合同,因本案審理的是信用證糾紛,無需對基礎合同進行審查,故證據A4與本案無關,本院不予認定。證據A11未出示原件,未經公證認證,故本院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定。
正揚公司對鄞州銀行提交證據的真實性沒有異議,本院對此予以認定。


根據上述證據,本院認定本案事實如下:正揚公司與伊朗公司OSKUSANATNOVINCO.素有軸承買賣業務往來。2012年1月1日,帕薩加德銀行經OSKUSANATNOVINCO.申請,開立了一份編號為304/2/90733131的信用證,載明:受益人為正揚公司,信用證幣別和金額為“歐元218000”,指定銀行及信用證兌付方式(41A,AvailableWith…By…)為“鄞州銀行延期付款”,付款期限為180天遠期,不允許分批和轉運。最晚發貨日期為2012年2月5日,貨物描述為“軸承凈重48900(公斤)數量109137(個)”,償付行為昆侖銀行,該信用證適用國際商會《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UCP)最新版本。


2012年1月17日,上述信用證作了第一次修改,主要內容為:付款期限改為120天遠期,允許轉運,發貨日期不遲于2012年4月1日。


2012年5月3日,該信用證作了第二次修改,主要內容為:信用證號碼改為304/1/90733131,金額改為211460歐元,指定銀行及信用證兌付方式改為“鄞州銀行即期付款”,發貨日期不遲于2012年7月1日。


2012年6月25日,該信用證又作了第三次修改,主要內容為:貨物描述改為“軸承凈重44200(公斤)數量201433(個)”。


2012年8月18日,帕薩加德銀行向鄞州銀行發送了向拒付通知報文,理由是信用證項下單據存在兩個不符點:1.提單未由帕薩加德銀行簽發;2.提單顯示裝運日期晚于2012年7月1日。2012年8月20日,鄞州銀行向正揚公司發送了上述拒付通知。


之后,經過正揚公司、OSKUSANATNOVINCO.與帕薩加德銀行的交涉,2012年10月10日,OSKUSANATNOVINCO.回復正揚公司,稱其已經和帕薩加德銀行完成了單據交易。2013年3月17日,OSKUSANATNOVINCO.轉發帕薩加德銀行致正揚公司的電子郵件,該郵件稱“我們將這兩點通知了OSKUSANATNOVINCO,他們接受了不符點,并且從銀行取得了單據。我們收到了OSKUSANATNOVINCO.的文件,這意味著該問題得到了解決。”2014年1月21日,正揚公司通過電子郵件以及國際快遞,向帕薩加德銀行發送了催款函,在該份催款函中,正揚公司稱“關于信用證里不一致之處,貴行已經發送了OSKUSANATNOVINCO.的許可副本,證明信用證單證是被確認并被接受的,所以貴行應該在六天內付款給我們。但是這筆款項延遲了一年多,我們并未收到貴行的任何付款。這期間通知銀行寧波鄞州銀行(the notification bank of Ningbo Yinzhou bank)也多次給貴行發出信件催款,但沒有得到任何回復。我們的客戶OSKUSANATNOVINCO.也前往貴行,但無法溝通”。2014年1月27日,帕薩加德銀行回復正揚公司,對延遲付款表示歉意,“我們知道對付款負責,努力在不遠的將來通過中央銀行完成付款”。2014年2月11日,正揚公司致函鄞州銀行,將OSKUSANATNOVINCO.和帕薩加德銀行接受不符點的情況告知該行,并請該行通知議付行進行付款。2014年7月24日,正揚公司向本院提起本案訴訟。


2012年7月27日,正揚公司向鄞州銀行出具了一份承諾函,就涉案信用證向鄞州銀行保證,OSKUSANATNOVINCO.未在國際上收到任何制裁,并且交易貨物也不在歐盟相關禁止清單之列,申請鄞州銀行受理該單業務,其收匯風險和可能引起的其它風險由其公司自行承擔。在此后出具的客戶交單委托書中,正揚公司也勾選了“遲交單”、“逾效期”等由其承擔不能收匯風險的選項。就涉案信用證的償付問題,帕薩加德銀行、鄞州銀行和昆侖銀行之間也進行了交涉。2015年8月19日,鄞州銀行向帕薩加德銀行發報,告知受益人正揚公司已向法院起訴,并且昆侖銀行拒絕償付信用證,如果帕薩加德銀行愿意付款,建議在當前的情況下,允許鄞州銀行借由帕薩加德銀行的H.O賬戶進行托付。2015年8月24日,帕薩加德銀行回復鄞州銀行,稱依據信用證申請人和受益人的協定,信用證項下款項已經通過其他途徑支付給受益人。2015年11月27日,正揚公司向鄞州銀行發送了一份律師函,稱“經過多方的努力下,最終在2015年5月29日收到此信用證項下196610歐元,但是尚有14850歐元未議付,正揚公司因匯率下跌造成較大損失”。2016年5月24日,帕薩加德銀行發報給鄞州銀行,“就扣除14850歐元作為轉賬手續費一事,你們都知道,伊朗銀行系統以及昆侖銀行正在被制裁,這也不受我們的控制。我們已經把MT740(日期2012年1月5日)發送給昆侖銀行,用以償付信用證金額。盡管在不符單據被接受后,我們也向貴行提交了支付申請,但是由于制裁,昆侖銀行無法操作我們的支付申請,并表示他們無法接受鄞州銀行的償付申請,我們被迫通過其他途徑來完成交付。參照我們的MT700(日期2012年1月5日),其所有相關的在伊朗以外產生的銀行手續費,包括償付費用(如有),將由收款人承擔”。本案庭審中,正揚公司稱,因帕薩加德銀行多次告知其即將付款,且該筆196610歐元的到賬時間也比較巧合,故認為該款由伊朗方面支付,但是直至開庭,仍無法查實該款是否為帕薩加德銀行所付。關于付款以及手續費用問題,舉證責任在帕薩加德銀行和鄞州銀行。


另查明:鄞州銀行原名寧波鄞州農村合作銀行,2016年11月16日變更為現名。


本院認為,因帕薩加德銀行住所地在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故本案系涉外信用證糾紛。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信用證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審理信用證案件時,當事人約定適用相關國際慣例或者其他規定的,從其約定;當事人沒有約定的,適用國際商會《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或者其他相關國際慣例。而本案信用證明確約定受國際商會《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UCP)最新版本約束,因本案信用證開立時的最新版本為國際商會第600號出版物即UCP600,因此有關本案信用證糾紛應適用UCP600。如涉及信用證欺詐,則應適用侵權行為地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


本案的爭議焦點主要是:一、鄞州銀行是否為議付行;二、涉案信用證項下的不符點是否被接受;三、涉案信用證項下的款項應否支付。


關于鄞州銀行是否為議付行問題。本院認為,對鄞州銀行地位的認定必須放在涉案信用證關系中進行,無論鄞州銀行與正揚公司如何約定收匯風險負擔,均不能改變鄞州銀行在涉案信用證關系中的地位。根據UCP600第2條的規定:“議付指指定銀行在相符交單下,在其應獲償付的銀行工作日當天或之前向受益人預付或者同意預付款項,從而購買匯票(其付款人為指定銀行以外的其他銀行)及/或單據的行為”(該條原文為:Negotiation means the purchase by the nominated bank of drafts(drawn on a bank other than the nominated bank)and /or documents under a complying presentation, by advancing or agreeing to advance funds to the beneficiary on or before the banking day on which reimbursement is due to the nominated bank.)。而從本案來看,涉案信用證在2012年1月1日開立時的指定銀行及信用證兌付方式(AvailableWith…By…)為“鄞州銀行延期付款”,2012年5月3日第二次修改時改為“鄞州銀行即期付款”,無論如何修改,均未指定鄞州銀行為議付行(AvailableWith…ByNegotiation)。并且,正揚公司在向帕薩加德銀行催款時對鄞州銀行的地位也認定為通知行(thenotificationbank)。故鄞州銀行在涉案信用證關系的地位應當是通知行,而不是議付行。基于鄞州銀行在涉案信用證關系中的通知行地位,故其無需承擔償付義務。由此,評判鄞州銀行與正揚公司之間關于收匯風險負擔的約定也不必要,本院對此不置贅言。


關于涉案信用證項下的不符點是否被接受問題,本院認為,2012年10月至2014年1月期間,正揚公司、OSKUSANATNOVINCO.與帕薩加德銀行之間交涉的郵件已經足以證明OSKUSANATNOVINCO.和帕薩加德銀行接受了不符點。并且,帕薩加德銀行在2016年5月24日發給鄞州銀行的報文中再次表示不符單據已被接受。故應當認定涉案信用證項下的不符點已經被帕薩加德銀行接受。


關于涉案信用證項下的款項應否支付問題。本院認為,首先,正揚公司于2015年5月29日收到的196610歐元應當認定為涉案信用證項下基礎合同的貨款。正揚公司在2015年11月27日向鄞州銀行發送的份律師函中明確“經過多方的努力下,最終在2015年5月29日收到此信用證項下196610歐元”,雖然其在庭審中改稱無法證實該筆款項為涉案信用證項下之款項,但自正揚公司收到該筆款項至今已逾兩年,此等巨額國際匯款并無證據證明屬于不當得利,并且帕薩加德銀行在2015年8月24日回復鄞州銀行時稱,信用證項下款項已經通過其他途徑支付給正揚公司,與正揚公司2015年5月29日收款可以對應。2016年5月24日帕薩加德銀行發給給鄞州銀行的報文中又對“其他途徑付款”做了合理解釋。本院綜合以上因素,認定正揚公司收到了涉案信用證項下基礎合同的貨款196610歐元。


其次,盡管信用證交易獨立于基礎交易,信用證交易應當遵循獨立性原則。但是當基礎交易存在欺詐情形時,則不適用獨立性原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信用證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規定的前三種欺詐情形[(一)受益人偽造單據或者提交記載內容虛假的單據;(二)受益人惡意不交付貨物或者交付的貨物無價值;(三)受益人和開證申請人或者其他第三方串通提交假單據,而沒有真實的基礎交易]均表明,利用信用證項下單據進行欺詐的目的在于非法獲取信用證項下的款項,也即,信用證淪為非法獲利的工具,而非正常的支付方式。這種欺詐當為法律禁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信用證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五條規定,“人民法院通過實體審理,認定構成信用證欺詐并且不存在本規定第十條的情形的,應當判決終止支付信用證項下的款項。”本案中,正揚公司在涉案信用證項下的不符點已經被帕薩加德銀行接受的情形下,要求帕薩加德銀行支付信用證項下款項,其請求正當無疑。但是在訴訟過程中正揚公司已經收到涉案信用證項下基礎合同90%以上貨款的情形下,其仍舊要求帕薩加德銀行全額支付信用證項下款項,因涉案信用證項下款項為不可分割的整體,則正揚公司的訴訟請求要么支持,要么駁回。如正揚公司的訴訟請求得到保護,則會出現利用信用證重復獲利的結果,該結果與通過信用證單據欺詐獲利一樣,均不符合公平正義,均屬非法。盡管正揚公司的訴訟請求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信用證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規定的第(一)、(二)、(三)項的欺詐情形,但是該條第(四)項也對其他進行信用證欺詐的情形做了兜底規定,本院參照該條規定,認為本案不適用信用證獨立性原則。


當然,根據信用證欺詐例外的例外原則,如果本案存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信用證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條規定的例外情形,如議付行善意地進行了議付等,則仍舊適用獨立性原則。但涉案信用證并不存在上述情形。


綜上,本院認為,鄞州銀行僅為涉案信用證的通知行,并非議付行,并無償付義務。涉案信用證項下不符點已為開證行帕薩加德銀行接受,但在涉案信用證項下基礎合同的貨款已經有90%以上得到支付的情形下,再令帕薩加德銀行償付信用證項下款項,致使正揚公司重復受償,則明顯有違公正,在此情形下,不再適用信用證獨立性原則,帕薩加德銀行無需在償付涉案信用證項下款項。正揚公司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帕薩加德銀行經本院合法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依法缺席判決。依照《國際商會(ICC)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UCP600)第2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信用證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第十五條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海寧市正揚軸承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21516元人民幣,財產保全費5000元人民幣,合計26516元人民幣,由原告海寧市正揚軸承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原告海寧市正揚軸承有限公司、被告寧波鄞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被告帕薩加德銀行(BANKPASARGAD)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三十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一式五份,上訴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案件受理費21516元人民幣(具體金額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確定,多余部分以后退還),應在提交上訴狀時預交,款匯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戶名:浙江省財政廳非稅收入結算分戶,賬號:19000101040006575401001,開戶銀行:農業銀行杭州市西湖支行。上訴期滿七日后仍未交納的,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此頁無正文)


審 判 長  毛堅兒
代理審判員  吳文雯
人民陪審員  周珍亦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日
書 記 員  張李卡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号 江苏快三走势和值跨度 股市分析软件 黑龙江体彩6 1中奖规则 幸运赛车玩法介绍 辽宁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胆拖投注表 体育彩票金7乐开奖号 黑龙江快乐十分 江苏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陕西11选五在线预测 好彩1开奖历史记录 太龙药业股票 正版资料大全全年2019小说 体彩福建22选5走势图 福利彩票快乐十分 双彩网下载